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院新闻
本院新闻
《鎏金岁月:中国古代金银器》讲座摘要
发布人:牛维 发布日期:2021-10-30 浏览次数:572 次

10月30日上午,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姚智辉博士应邀在郑州图书馆为“考古百年中原行”系列公众讲座做第六场报告,题为《鎏金岁月:中国古代金银器》。

 

ͼƬ13.pngͼƬ87.png

姚智辉博士

 

姚智辉博士首先以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海昏侯国遗址和江口沉银遗址为例,介绍了近年来中国古代金银器相关的重要考古发现。三星堆遗址是四川盆地目前发现夏商时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中心性遗址,出土金器数量较多、造型独特。其中1号祭祀坑出土4件金器,重650多克;2号祭祀坑出土金器61件,碎片56块,重190多克。5号祭祀坑出土的一件金面具残部宽约23cm,高约28cm,重约280g。这些器物材质多为金银合金,含金量约在85%以上,器形主要为金杖、金面具、动物造型金饰片、金箔等。同位于四川盆地的金沙遗址主体文化遗存的时代约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也出土了种类丰富的金器,其中金面具、金冠带等器物的风格和纹饰与三星堆存在明显相似之处。学者认为金沙遗址与三星堆遗址存在文化传承关系。

 

ͼƬ430.png


位于江西的海昏侯刘贺墓葬内出土了大量金器,包括内外两棺之间的马蹄金、麟趾金和金版,墓主身下铺的金丝缕琉璃席,琉璃席下等距放置的100枚金饼等。刘贺墓共出土金器478件,合计约115公斤。其中金饼3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金版20块,是迄今为止我国汉代考古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此外,车马器、乐器、饰件等器物上也多有错金、鎏金等工艺。

ͼƬ618.png

 

位于四川眉山市的江口明末战场遗址在2017-2020年间开展了多次发掘,共计出水文物5万余件,多为金银器,还有篙杆头、船钉、三眼火铳等江口鏖战的实物证据。金银器包括张献忠册封妃嫔的金册;铸造的西王赏功金币、银币;明王朝册封的金册、银册;铭刻有年号、地点的明代官银;金碗、银碗和首饰服饰等。

 

ͼƬ773.png


报告的第二部分从文献的角度解读先秦文献中“金”的具体含义。《诗经》《周礼》《尚书》等文献中均已经出现“金”字,西周青铜器金文和楚墓竹简文字中也有“金”的记载,而“金属”一词最早见于东汉许慎编撰的字书《说文解字》。先秦文献中的“金”指广义的金属,而非狭义的黄金。“金”字的字源和初始字义有待进一步的探索,至晚在西周早期“金”的广义含义已包含红铜、青铜、锡( 或铅) 等多种金属(材料)在内,成为各种金属(材料)的统称,形成古代的金属概念。报告的第三部分结合不同时期的考古发现介绍黄金在我国早期文化中的应用情况。甘肃玉门火烧沟遗址、甘肃临潭磨沟遗址和新疆哈密天山北路墓地出土的金耳环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金饰,年代相当于夏代,开启了中国境内使用金饰的先河。商代金器主要发现在贵族墓葬中,在河南、山西、河北、北京、四川等地都有发现,其中四川的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金器最多。商代金器多为金饰片、金箔等,少量其它器物,主要工艺为锻打加工,然后经过高温退火。西周时期开始流行成套的金饰件,比较著名的有三门峡虢国墓和山西曲沃晋侯墓出土的金饰。整体而言,夏、商、西周时期,中国金器的发展尚处于萌芽阶段,器形较小,纹饰简单,且多为其它器物的附属装饰,或是人所用饰品。金器的制作已经运用范铸、捶揲、锻打、錾刻、镂空、剪切等多种工艺。这一时期黄金制品的分布区域主要集中于西北、中原和西南地区,其风格南北迥异,反映出不同区域价值观念和信仰习俗的差异。春秋战国时期黄金成为社会地位和财富的重要象征,人们对黄金属性认识更加充分,黄金制品的种类更加丰富,金器的制作工艺与造型艺术达到了新的高度,黄金装饰工艺开始多样化呈现。这一时期的黄金装饰工艺包括贴金、包金、鎏金、错金等。

 

ͼƬ1504.png



报告的第四部分主要从工艺的角度着重介绍鎏金(银)和错金(银)两种工艺的特点及发展历史,并对两种工艺进行了对比分析。鎏金工艺起始于战国,也称火镀金或汞镀金,是将金和水银(汞)合成金汞齐,涂在铜(银)器表面,加热使水银蒸发之后,金就附着在器物表面。使用这种工艺的器物只见于贵族墓葬中,在山西、甘肃、湖北、浙江、河南等地都有发现。汉代鎏金技术已发展到很高水平,出土鎏金器物的地域广且数量多,不再局限于小件器物,如灯、壶、钫、熏炉、铜镜等器物都能见到鎏金工艺。隋唐鎏金器物数量更多,唐代多为银胎上鎏金,更显奢华。明清时期鎏金技术使用更为广泛,装饰品、佛像、宫殿等建筑物上均有使用。传统的鎏金技术一直沿用到现在,在很多重要的纪念标志上都能见到这种工艺。

 

ͼƬ1836.png


错金是另一种中国传统装饰工艺,也称金错,是利用黄金良好的塑性和鲜明的色泽,在其它金属器物表面形成文字或纹饰图案的工艺。金(银)错工艺的出现、发展与春秋战国时期生产力的发展、铁(钢)质地工具的广泛使用有密切关系。战国秦汉时期是错金银工艺最发达的时期,也是错金银青铜器出土最多的时期。湖北随县曾侯乙墓的错金文字或花纹器物、山西长治分水岭战国早期通体错金豆和盘、河南三门峡上村岭错金方鉴和方罍、河南洛阳金村战国勾连纹壶和狩猎纹铜镜等都是这一时期较为著名的错金铜器。


ͼƬ2080.pngͼƬ2081.pngͼƬ2082.png

听众互动


鎏金和错金两种工艺经常会被混淆,但是两者存在明显差别。错金出现略早于鎏金,与镶嵌工艺有关,魏晋之后少见;而鎏金一直活跃并沿用到现在。错金工艺很少运用在大件器物上,错金的位置多为强调题材与内容(如文字或图案)。错金工艺在汉代达到鼎盛,而鎏金工艺到汉代才达到了成熟水平;唐代鎏金工艺更加精湛,而此时错金工艺已经少见。姚智辉博士接下来对传统鎏金工艺和错金工艺的实施流程进行了详细对比。传统鎏金工艺包括抹金、开金、清洗、找色、压亮等五个主要步骤。错金工艺也称镂金装饰法,包括凿器、錾槽、镶嵌、磨错四个步骤。也有人认为错金工艺存在第二种方式,包括金汞齐、金涂、金烤三个程序,其依据就是许慎所说“金涂谓之错”。姚智辉博士对此有不同看法,她认为文献中的“错”与“金涂”应属于不同工艺表述。金属器铭文中“错”存在于整个汉代,而“黄涂”“金涂” 术语多集中于东汉。作为不同工艺的两种表述并存,说明当时二者存在区别,工种也不同。从出土实物看,错金工艺在汉以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鎏金工艺一致持续到近代。许慎所处东汉时期鎏金(黄涂法)更为盛行,鎏金、鎏银同时出现,器表呈现出黄白变化,与嵌错金银呈现效果是相同的,这可能导致他将鎏金与错金二种工艺混淆,故而做出“错,金涂也”这种理解,因此也导致很多人根据许慎的说法认为“错”与“金涂”就是同一种工艺。姚智辉博士认为,文献中“金涂谓之错”中的“错”不等同于“金涂”,更多是一种视觉效果描述,即通过金涂方法可以实现与错金相同的效果。出土金属器物铭文中“错”和传世文献中“错”的内涵不同:铭文中的“错”是指一般意义上的错金工艺,而文献中的“错”则可能混淆了错金和鎏金两种工艺。她最后建议,金属器的错金包括槽、嵌、磨砺系列工艺,用嵌错金银来表述更直接和恰当。

(作者|周立刚 审核|刘海旺)

 

分享到:0
版权所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办公室电话:0371-66322065 电子邮箱:hnskgy@163.com   邮政编码:450000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陇海北三街9号 河南省文化厅扫黑除恶举报电话:12318
Copyright © https://www.hnswwkgyjy.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4439-2

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288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