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手铲释天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2017年度田野考古汇报会(下)
发布人:牛维 发布日期:2018-01-08 浏览次数:31 次

(接上)

  2017年12月26日上午,夏商周考古研究室汇报工作继续由室主任徐良高研究员主持。

 

丰京遗址钻探和大原村制陶遗址发掘
 

付仲杨副研究员代表丰镐工作队汇报


  2017年考古队对丰京遗址大原村东南区域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钻探,并对大原村西南制陶作坊遗址进行了发掘。制陶作坊遗址发现于2012年,发掘工作分上半年和下半年两次进行。4月-6月,发现西周晚期横式陶窑2座及其操作间1座,西周晚期竖式陶窑3座及其操作间2座。10月至今,已发现陶窑3座及其操作间或与制陶有关的灰坑遗迹约14座。出土了大量细砂石、泥坯、陶拍、陶垫、陶轮盘、陶纺轮、陶丸等制陶遗物。其中陶坯出土数量较大,是说明制陶作坊产品的最直接证据。2017年的发掘表明,这一制陶作坊的年代应为西周晚期,可能竖式窑和横式窑并用,产品以隔裆鬲为主,并在丰镐遗址内首次发现两座陶窑共用操作间的现象。这一制陶作坊遗址的发现,为我们全面认识丰镐遗址的布局提供了重要资料。

 

河北行唐县故郡遗址的新发现
 


常怀颖副研究员代表太行山东麓考古队汇报


  故郡遗址位于河北省行唐县南桥镇故郡村北,目前已发掘7000余平方米,2017年主要对三座车马坑和三座殉兽坑进行了发掘。墓葬与车马坑、殉兽坑间有相对固定的分布规律,一般主墓在西,车马坑与殉兽坑向东次第排列。以二号车马坑为例,二号车马坑内东西纵列摆放1辆小车和4辆驷马独辀车。小车置于坑的最东端,未见系驾动物。四辆驷马独辀车,16匹马杀死后摆放在车辆系驾位置。4辆车车舆表面或以红黑、红黑白色漆绘,或贴饰金箔。每车所属马匹的装饰异常华丽,且各不相同,一号车以铜构件编串而成鞁具和挽具装饰,二号车以骨泡、骨贝编串而成鞁具和挽具装饰,三号车以海贝、包金铜泡及铜构件编串而成鞁具和挽具装饰,四号车以海贝、骨贝及铜构件编串的鞁具和挽具进行装饰,还有多层皮条编串的辔头装饰。二号车马坑东侧殉兽坑坑内分三层埋放牛羊马头蹄,初步确定最小个体数羊头逾280个、牛头26个、马头22个。另外,还发现居址内部分灰坑瘗埋人骨和积石墓设头龛等特殊现象。这一遗址的发掘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为研究北方戎狄族群华夏化提供了珍贵资料。

 

  汉唐考古研究室的汇报工作由室主任董新林研究员主持

 

2017年秦汉栎阳城遗址的考古发掘
 


刘瑞研究员代表阿房宫与上林苑考古队汇报


  秦汉栎阳城位于今陕西西安阎良区,是秦献公、孝公时期、秦末楚汉相争之际及汉初时期的都城。在去年工作的基础上,2017年的考古工作主要对三号古城内三号、四号建筑基址和手工业作坊区进行了勘探,对五号建筑和早期城墙进行了试掘。确定了三号建筑西界,发现了从南侧登临三号建筑的坡道、空心砖踏步等遗存,出土了一件可拼对的基本完整的长73、最大径63厘米的巨型筒瓦。清理四号建筑的西墙,确定其为东西向排房建筑。在五号建筑东部南北两个房间内发现性质为浴室的地漏设施,在四号建筑西北侧发现两两成对的四个大型灶。这些新考古发现出土了大量的建筑材料,包括大量筒瓦、板瓦、瓦当等,不少器物上有“栎阳”、“宫”的刻划文字,表明遗址所在即为文献所载中的栎阳,清理出的半地下室建筑、浴室、壁炉、空心砖踏步、巨型筒瓦、瓦当等遗迹遗物,将三号古城试掘发现的夯土建筑指向秦最高等级宫殿建筑。目前可以确定,三号古城建筑应为战国秦都城栎阳所在。

陕西西安西汉锺官铸钱遗址的考古勘探与试掘
 


张建锋副研究员代表陕西第二工作队汇报

  2017年主要对新发现的古代城址进行了大面积的勘探,并对钱范分布区和陶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基本确定了古城的范围。经钻探发现,城址西城墙的南部呈东南-西北走向,长约380多米,宽13-16米。西城墙北部稍向东折,这修正了以前对西城墙位置和走向的认识。在兆伦村北部勘探发现一道东北-西南向的生土梁,大体与南城墙平行,可能为北城墙所在地。城址可能无东城墙,而是以苍龙河为界。另外,考古队还在三个地点进行了抢救性试掘,其中两处位于钱范分布区,一处位于城址北侧。在钱范分布区边缘清理出一座窑址,出土遗物的时代为西汉时期,不排除属于西汉窑址的可能性,且可能是西汉烘制钱范的窑。在兆伦村东北侧发现了大量的钱范堆积,可能是废弃堆积。2017年的考古发现,使得西汉锺官铸钱遗址的总体面貌得到了进一步的了解。


2017年度汉魏洛阳城宫城太极殿宫院的考古发掘与收获
 

钱国祥研究员代表洛阳汉魏城队汇报


  2017年主要对太极殿宫院东北角院落、北侧廊庑建筑、西侧宫门遗址等进行了发掘;并对北周时期在太极殿宫院营建的夯土基址位置和范围进行了勘探确认。经过历年发掘,对太极殿宫院东北角院落的完整布局有了整体认识。院落为东西长方形,东西长96米,南北残长27米,两道南北廊庑将院落分成西、中和东院。院落的外围廊和隔廊均由夯土隔墙、墙心柱及檐柱搭建而成。院落的东围廊也是整个太极殿宫院的外围廊,墙东侧为太极殿宫院东墙。中间为宽4.7米的夹道。在太极殿北侧发现一组东西向廊庑建筑,规模建筑结构与太极东堂北侧大型院落的廊庑一样,廊庑设有三处门道。经发掘确认,太极殿宫院西侧有一座带双阙的大型宫门基址。这些发现确认了太极殿宫院的东界、北界以及东北角的位置和太极殿宫院北侧的廊道门址与太极殿宫院西侧的大型双阙宫门基址,为了解太极殿和整个宫城的形制布局和时代演变提供了重要资料。

河北邺城遗址2017年度考古发掘与试掘
 

沈丽华助理研究员代表河北邺城队汇报


  邺城遗址位于河北省临漳县西南,是曹魏至北齐六朝故都。2017年考古队主要对南郭区核桃园2号及3号建筑基址进行了发掘,同时对宫城区北部遗址进行了勘探与发掘。通过解剖发现,2号建筑基址地下基础由三道东西向条形夯组成,两侧连廊基础由两道东西向平行的条形夯组成,廊房的基础则为桑墩结构,与地面的柱网结构相互对应。基址两侧的6号和7号廊房基址向南北延伸。3号建筑基址由主体建筑、连廊和廊房组成,与2号建筑基址相似,并包含有至少早晚两期遗存。出土了大量建筑构件,包括板瓦、筒瓦等,比较重要的是2号建筑基址发现了大量琉璃瓦残块。宫城区北部发掘了一座大型夯土建筑,确认了一圈可围合的墙址,这些发现为探索东魏北齐邺城空间布局,复原宫城区平面布局提供了新线索和新资料。


2017年隋唐长安城遗址田野考古工作汇报
 

李春林副研究员代表西安唐城队汇报


  2017年的考古工作重点是长安城东市遗址和兴庆宫遗址的发掘。东市遗址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清理各类遗迹109个,包括灰坑、水井、道路、房基、沟渠等。道路与沟渠皆为南北走向,西部发现排列整齐的房基,多有较好的夯土,且有包砖散水,可能为临近井字大街的店铺遗址,中东部为灰坑密集分布区,多为手工业作坊的操作坑遗存。水井穿插分布在灰坑之间,基本可以判断这一区域是手工业作坊的遗存。出土唐代各类遗物500余件,以建筑构件为主,有莲花纹瓦当、筒瓦、石础等,另有三彩器、骨器、铁器、玉器、“开元通宝”钱等。这些发现再次明确了东市遗址东北部的文化层堆积状况。兴庆宫遗址勘探已发现18处夯土基址,多为大明宫太液池周边的堂、亭和连廊类等体量较小的建筑。其中位于西部编号13的水渠,一直向西南方向延伸,似与东市放生池相连,这一迹象为研究龙池的水源和兴庆宫的水网结构提供了重要线索。

  

河南隋唐洛阳城的考古发掘
 

石自社副研究员代表隋唐洛阳城队汇报


  2017年的考古工作主要清理出了宋代城墙、唐代城墙和唐代水渠等遗迹。其中唐代水渠位于西隔城西墙与玄武城南墙相接处内侧,发掘区位于水渠由东向南的一个拐弯处。经清理发现渠内堆积较为复杂,曾有多次较大的淤积痕迹,水渠在不同时期深浅宽窄不同,这一拐角遗迹为九洲池水系的西侧引水渠,这一遗迹的清理丰富了九洲池水系网,为进一步完备引水系统、区域平面形制复原提供了新材料。唐代城墙南北向城墙即西隔城西墙北端与东西向玄武城南墙夯土相接。城墙夯土西侧与玄武城南墙夯土有打破关系,城墙夯土东侧与玄武城南墙夯土连为一体。玄武城南墙与南北向西隔城西墙南北向夯土垂直相接,东侧相接处的夯土与南北向城墙夯土为一体夯筑,西侧相椄处的城墙夯土与南北向城墙夯土不是一体夯筑。这一工作进一步推动了城址形制的复原和研究。

江苏扬州城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
 

汪勃研究员代表江苏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汇报


  2017年考古队主要对扬州蜀岗古城北城墙东段西部城门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经发掘,这一门址的时代从汉代延续到南宋时期。汉代的相关遗存包含门道、车辙、马道、门墩等。门洞为排叉柱结构,出口的拐角处对称分布两块方形角石,马道位于门墩内侧的东西两边,应该是西汉时期始建的门址遗存。东晋时期的遗存主要包括门道、门洞、马道和北门壁的包砖墙和散水面等遗迹。这些应该是东晋时期扩建的门址遗存。隋唐时期的遗存包含门洞西边壁北部东侧残存面和门洞内的道路等遗存。杨吴时期的遗存包含门洞及其内的道路、马道、包砖墙等遗存,南宋时期的遗存包含门洞边壁砌底部砖痕面及其内道路、柱坑等遗迹。以上的考古发掘,理清了这一门址从西汉时期到南宋时期的形制演变过程和增建情况,基本确认这一门址应为汉晋南朝广陵城的“北门”所在,为广陵城的沿革变化的逐渐清晰提供了难能可贵的资料。

2017年辽上京宫城内建筑基址的考古发掘
 


董新林研究员代表内蒙古二队汇报


  辽上京城址位于今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由北部的皇城和南部的汉城两部分组成。2017年考古队着重对宫城内的一号、二号和四号大型建筑基址进行了考古发掘。一号建筑基址位于皇城东向轴线的最西端。经发掘,一号建筑基址早期属于辽代,是中轴线上重要建筑。晚期缩减为面阔三间,进深三间的建筑。二号建筑基址始建于金代,台基包壁砖采用磨砖对缝的砌筑工艺,代表当时高超的建筑水平。二号建筑基址早期为面阔五间,进深三间的大型建筑,至晚期时则缩减成面阔三间,进深三间的建筑,充分说明了这一建筑基址的衰减过程。四号建筑基址为附属建筑,建筑面积较小,目前清理出早期长方形台面和晚期的两组柱础。尤其是二号建筑基址深化了对辽上京遗址历史沿革的认识。据发掘可知,金人占领辽上京后,宫城废弃,一号建筑基址和四号建筑基址都进行了改建,规模变小,并在其北侧新建了二号建筑基址,坐北朝南,形成了四号建筑基址、一号建筑基址和二号建筑基址组成的一组建筑群。其中金代始建的二号建筑基址较金代改建的一号建筑基址规模更大,建筑讲究,应是金代重要的官式建筑。


2017年度河北雄安新区第二阶段考古调查与收获
 

何岁利副研究员代表雄安新区考古队汇报


  2017年11月起,社科院考古所雄安新区考古工作队参加了雄安新区第二阶段考古调查工作。截止目前,考古队对安新县同口镇、雄县双堂乡、雄县张岗乡进行了考古调查工作,工作面积130余平方公里,涵盖27个行政自然村。新发现遗存点13处,时代延续从西周至明清时期。其中以安新县同口镇郝关村遗址、双堂乡老岗村南发现的砖砌遗迹等收获最为重要。郝关村遗址核心为一台地,地表暴露遗物有罐、盆、碗、砖、瓦及陶范等。根据遗物的特征,时代初步判定为宋金元时代。老岗村砖砌遗迹由青砖砌成,残长3.8米,残高1.4米,残宽3.6米。外侧垮塌严重,内堆满碎砖块。根据青砖砌法及现场遗存的综合判断,推测年代可能为辽、宋、元时期,可能为地道或佛塔。考古队对调查成果进行了全面的数字化记录,为后续的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边疆民族考古研究室的田野考古汇报工作由室主任丛德新研究员主持。


  2017年新疆温泉阿敦乔鲁工作汇报
 

丛德新研究员代表博尔塔拉河流域青铜文化项目组汇报


  2017年考古队主要对阿敦乔鲁遗址周边遗迹进行了补充发掘,发掘工作主要集中在遗址北侧900米的区域,发现了西部的房址和东部2号墓地。房址共两处,由石块砌出墙体,在F1室内发现有长方形火塘,其东南附近还发现一处半圆形窖穴,窖穴南侧边缘出土一陶罐。墓葬共发掘34座,包括部分婴儿墓葬,墓地可以大致分出三个墓区,墓葬的基本形状为石棺墓,石棺上大多没有盖石,石棺大小不一。墓葬大多经过扰动,墓葬人骨和陶器常见于石棺之外的表土中,墓葬出土物以陶器为主,也见有零星的铜针、铜扣等小件铜器。陶器有夹砂褐陶和少量红陶,器形比较单一,大多为平地钵或罐,纹饰为刻划三角纹或网格纹。这批墓葬是博尔塔拉河流域的首次发现,根据出土器物和墓葬形制,大致可以判断这批墓葬的年代为公元前15世纪前后。另外,考古队还对鄂托克赛尔河流域进行了考古调查,发现了一批青铜时代的遗址。

  2017年新疆萨尔托海水利枢纽淹没区墓地的考古发掘
 

郭物研究员代表新疆队汇报


  发掘区主要有三个地点,共完成发掘古墓葬38座、祭祀遗址石堆8座。墓葬的人骨保存状况都比较差。有的墓葬规模虽然很大,但只有人骨,没有随葬品,只有一座小墓葬发现4件小铜器。通过对三个墓地的发掘和相关考古调查,丰富了对乌伦古河公元前第一千纪考古学文化的认识。墓葬虽然数量不多,分布稀疏,但中等大墓具有地标作用。中下等级墓葬一般很少有随葬品,中等级的石构墓葬,在建造过程中,比较注重墓葬的位置选择,如背对单独的三联山峰等,表明了对山的崇拜和墓葬礼仪的重视。目前所发现的最大型的祭祀遗址分布于阿尔泰山巅谷地,墓葬则主要分布在海拔较低的盆地和河谷地带。墓葬和岩画以及石堆祭祀遗址共同组成了这一时期游牧社会的生活面貌。

辽宁省盖州市青石岭山城的考古收获
 

王飞峰助理研究员代表青石岭山城考古队汇报


  2017年的考古工作一方面对山城周围及其周围区域进行了考古调查,另一方面对山城西墙南门即4号门址进行了发掘。调查过程中,比较重要的是方屯村寺庙遗址,这一遗址发现了辽金时期兽面纹瓦当及高句丽时期的斜方格纹板瓦残片等,因高句丽瓦在当时是一种身份和等级的象征,此处遗址值得重视。另外还发现了马连峪积石冢和城内1号门址内的大盖石墓。2017年4号门址共发掘了1000平方米,主要位于门道及其北侧区域。经发掘,在门道北侧发现类似于“墩台”的大型结构,宽约17~19米,长约35米。其西侧发现石筑城墙,高约2.2~2.9米,石墙底部上下两层墙体中间有向内收缩的现象,砌筑石墙的石料基本为本地出产的石英砂岩,个别为花岗岩石料,外侧砌石多为高句丽时期常见的楔形石。“墩台”内发现夯土城墙。解剖发掘可知,门道宽约3.2米。4号门址发现的高句丽时期瓦件,为考察这一门址的建筑结构提供了新的线索。在城内发现的疑似青铜时代的墓葬和遗物,为下一步的考古工作提供了资料。
 


会议现场
 

 

朱岩石研究员
 

  国外田野发掘项目的汇报工作由社科研考古所副所长朱岩石研究员主持。


洪都拉斯科潘8N-11号贵族居址2017年田野工作汇报
 

李新伟研究员代表洪都拉斯项目组汇报


  在初步探明北侧建筑的演变过程之后,2017年考古队主要对遗址8N-11北侧建筑进行了重建和西侧北部地表建筑的进一步清理和发掘。在修复北侧中心建筑南侧台阶过程中,发现了一座晚期大墓T3,墓室为窄长形,东壁和西壁各有两个壁龛,室顶部逐层内收,以条石封盖。墓中出土不少精美的使用翡翠制作的玉饰。这座墓葬与建筑在墓上的北侧中部建筑上的交叉火炬雕刻相应,进一步确认这一贵族家庭与王室的密切关系和尊崇地位。同时,在北侧建筑的东西两侧台基内和边缘发现墓葬9座,其中东侧台基中一殉人的牙齿中镶嵌有玉粒,表明了其高贵的身份。通过对西侧北部地表建筑69N的清理工作,出土了不少雕刻部件,复原了神鸟双爪之下的连续水滴图案,完整呈现了神鸟飞出地下水世界的场面。还发现了与北侧建筑对应的第五层、第四层和第三层建筑,印证了此前对这一贵族居址演变的认识。

乌兹别克斯坦明铁佩遗址2017年考古发掘和收获
 

刘涛副研究员代表中亚考古队汇报


  2017年的考古工作以明确明铁佩遗址外城的范围、布局和保存状况,内城西门的建筑结构和保存状况,内城城址布局等学术问题为中心展开。2017年的测绘工作全面覆盖了明铁佩外城的范围,同时进行了大面积的勘探工作,比较重要的是在内城东墙外发现了一条与东墙走向一致、宽40米的沟渠遗迹。在外城城垣上进行的5处解剖发掘,验证了以前考古勘探的认识和成果,进一步确定了城垣的结构、堆积特征等信息。继续对内城“西门”区域内进行发掘,在城墙上发现一处宽约4米的夯土缺口,因大面,积淤土的存在,相关遗迹未能保存,但结合其他发现,可确定此处应是内城西门所在地。另外,2017年还确认了墓葬区的位置,扩大了遗址的内涵。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研究员总结发言
 

  田野考古工作汇报会最后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研究员总结发言。陈星灿所长对2017年田野考古工作进行了简单总结:1.12月25日、26日两天所汇报的33项田野工作,年代跨度很长,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到历史时期全面覆盖。考古工作者在各个遗址的发掘中付出了辛苦的努力,做出了贡献。2.汇报项目涵盖范围非常广,分布于15个省区,还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和洪都拉斯两个国外项目。3.这些田野汇报项目均围绕重大课题开展,包括人类起源和迁徙、中国文明形成、中西文化交流、古代城市发展、历史时期的人类生活等课题。4.从这些项目的汇报内容可以看出,目前田野考古工作越来越精细,无论是主动发掘项目,还是基建项目,都有着很明确的学术目标、很强的问题意识和课题意识,并强调多学科合作。从前期的测绘勘探工作、调查发掘工作,到后期的研究和保护工作,这些意识始终贯穿其中。5.今年的田野考古工作汇报中都强调了考古报告的整理出版,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陈星灿所长希望这一势头能保持下去,把资料整理和报告出版结合起来,形成良性循环,改变发掘报告出版滞后的局面。6.2017年33项田野考古工作汇报人员中70后和80后学者占了四分之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年轻人应该走向前台,希望年轻学者挑起考古事业的大梁。7.各项汇报项目中都提到了库房建设和考古基地建设。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建设,为考古发掘和研究提供坚实的支持力量。最后陈星灿所长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做出新的贡献,多出成果,出好成果,拿出更优秀的作品。



(转自:中国考古网,执笔:李来玉)

 

分享到:0
版权所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电子邮箱:hnkgyjy@126.com   邮政编码:450000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陇海北三街九号
Copyright © www.hnswwkgyjy.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4439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288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