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考古 | 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走近考古之“亚马逊女战士”:神奇女侠背后的战斗民族
发布人:栗 艳 发布日期:2017-07-03 浏览次数:257 次

惊悚的序言

 

       彪悍女战士为了射箭方便竟割掉右胸?嗜血女魔头为了生小女魔头才和隔壁部落搞联谊,生下男娃统统的不要?野蛮大龄女青年嫁不出去竟是因为没成功干掉过一个男性敌人?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古人的幻想,还是历史的真相?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关注河南考古官方微博月度巨献——《走近考古之“亚马逊女战士”:神奇女侠背后的战斗民族》!

 

1.jpg

《神奇女侠》海报(作者:Doaly)

图源:http://doaly.com/project/wonder-woman/

 

饶舌的背景

 

        最近有一部美国大片刷屏了笔者的微博首页和朋友圈,那就是DC宇宙系列的《神奇女侠》(Wonder Woman)。电影中颜值和战斗力双爆表的女主角——亚马逊公主戴安娜·普林斯(Diana Prince)——在帮助DC打了个漂亮翻身仗的同时,也给围观群众留下了一丝遐(妄)想: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一个(真)天堂岛吗?岛上真的生活着这样一群高挑、强壮、尚武的战斗系超模——亚马逊人吗?

 

       笔者在这里要淡定地告诉你:还真有这么个岛!虽然戴安娜公主是异次元宇宙的,但亚马逊女战士在我们真实的世界里却并非无迹可寻。想知道这个岛在哪吗?别急,看完本文(的彩蛋)你就知道了。让我们先溯历史的长河而上,从古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开始聊。

 

       亚马逊人“Amazon”[1]这个词并非源自希腊语,有的语言学家认为它来自古伊朗语中的“战士”一词。在古希腊人的神话与传说中,这个族群里全是擅长骑马射箭投标枪且貌美腿长的小姐姐们。她们的都城坐落在赛尔摩冬(Thermodon)河岸边,靠近黑海的南岸,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北部。为了培养战斗接班人,亚马逊人定期和隔壁部落搞联谊。据说她们对两件事处理得相当惊悚:一是生下的男孩(有说扔掉的,有说杀掉的,有说弄伤残的,也有说送还给隔壁部落孩儿他爹的,反正不能留);二是右侧的胸部(有说割掉的,有说烙掉的,反正不能留)。总之,如果笔者是个古希腊的小朋友,听到这种恐怖小姐姐的传说,大概晚上是睡不着觉的。

 

2.jpg

亚马逊弓箭手(古希腊陶盘,约公元前500年)

图源:

http://www.britishmuseum.org/research/collection_online/collection_object_details/collection_image_gallery.aspx?partid=1&assetid=481301001&objectid=399311

 

       关于亚马逊人最早的文字记录出现于公元前8~7世纪的史诗《伊利亚特》[2]。此后古希腊的各类写手又给亚马逊人和希腊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做了种种脑补,为古希腊英雄故事的剧情添枝加叶,更衍生出多个版本。至少从公元前6世纪起,古希腊艺术品上就常出现希腊英雄与亚马逊人作战的主题(Amazonomachies,即亚马逊人战斗场景),如建筑物墙上的浮雕和花瓶上的图案,而出现的故事场景大多可归到三条主线里:

 

       提修斯(Theseus)×安提奥帕(Antiope)——拐骗妇女

 

       赫拉克利斯(Heracles)×希波吕忒(Hippolyta)——偷腰带

 

       阿喀琉斯(Achilles)×彭忒西勒亚(Penthesilea)——杀死你爱上你

 

       提修斯、赫拉克利斯、阿喀琉斯都是希腊神话里有名的大英雄。安提奥帕、希波吕忒、彭忒西勒亚都是亚马逊女王。这几位亚马逊女王在神话体系里互为姐妹,都是战神阿瑞斯(Ares)的女儿(所以说《神奇女侠》里的戴安娜要是正经按照神话的血统来算的话,应该是反派大boss的外孙女……)。她们在不同版本的神话故事里也常互换身份,例如跟提修斯扯不清楚的也可以是希波吕忒。具体的神话故事我们就不说了。大家有兴趣的话请自行搜索。

 

3.jpg

提修斯绑架安提奥帕(古希腊花瓶,约公元前500年)

图源:https://www.pinterest.com/pin/240590805067009570


4.jpg

战斗中的亚马逊人(古希腊浮雕,约公元前400年)

图源:http://www.maicar.com/GML/000PhotoArchive/007/slides/0722.html


神话通向现实——亚马逊人的最后去向


       接下来我们重点聊聊亚马逊人在古希腊传说中最后的去向。这也是神话传说开始通向现实世界的桥梁。

 

       根据公元前5世纪希罗多德《历史》里的叙述,亚马逊人在和希腊人的战斗中失败(也就是“赫拉克利斯×希波吕忒”这个故事线),被俘虏后装上了三条船。但是她们发挥了战斗民族本色,分分钟干掉了船上的水手,之后却因为不会驾船,随波漂流到了当时斯基泰人(Scythian)的领土岸边,也就是黑海的东北岸附近。你以为剧情到这里已经很精彩了吗?Too young too naive!这群女人一上岸,就先绑架,哦不,是驯服了一群野马当坐骑,然后开始在这片斯基泰人的土地上自由驰骋,搞搞抢劫之类的副业(其实是主业吧……)。那么斯基泰人当然不爽了。于是双方开始火拼,互有伤亡。然而,故事的画风到这就突然一变,从激情四射(大雾!)的纯动作片转向了小清新爱情电影——因为斯基泰人查验了亚马逊人的尸体,发现这群彪悍的劫匪“居!然!是!女!人!”。

 

5.jpg

“居然是……妹!子!!!”


       因为“希望这些高贵的妇女能够为他们生孩子”(《历史》中译本原文),斯基泰人果断派出了部落里的小鲜肉们去追求亚马逊人。而小鲜肉们的追求方式也十分讲究策略:“我就赖在你附近,和你保持适当距离。你打我,我就跑,你不打我,我就回来继续赖着你。你去打猎我陪你打猎,你去抢劫我陪你抢劫……”终于,在这群无公害小鲜肉接地气的追求下,亚马逊人勉为其难点了头:“那就收了你们吧。”

 

6.jpg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图源:https://www.pixelstalk.net/cute-dog-and-cat-wallpaper/


       于是,在天苍野茫红日缓降的草原大背景下,“两个营帐合并成了一个”(《历史》中译本原文),每个小鲜肉都娶到了一个亚马逊妻子,实现了生命的大和谐……等这两个族群能用语言沟通后(实际上是亚马逊人学会了斯基泰语,斯基泰人学不会他们妻子的话),斯基泰小鲜肉们对亚马逊人说:“小生家里有爹有娘有地有房。不如娘子和我归家可好?”但是亚马逊人坚决拒绝让故事情节沦为家庭伦理剧狗血剧,她们说:

 

      “我们不能和你们的妇女生活在一起——因为我们的风俗习惯和她们迥然不同。我们从小练习的就是拉弓射箭、投掷标枪、驾驭战马——对于女人的事,我们一概不知。相反,你们的妇女对我们做的这些事也是一窍不通;她们以车为家,做弱女子的事情,从不外出打猎或者做其他的事。我们和她们是永远都不能和谐相处的。如果你们真心想娶我们做妻子,并且想保持自己正直的名声,那么就回家,到你们的父母那里去,要他们把你们应该得到的财产分给你们,然后回到这里,让咱们一起过自己的日子。”(《历史》中译本原文)

 

       在希罗多德《历史》中,这个故事最后居然是一个happy ending。斯基泰的小鲜肉们回家分了财产,接着回到亚马逊人那里。然后,他们骑上马儿,离开了斯基泰人的领土,向东北方向缠缠绵绵走天涯去了。他们的后代是萨乌洛马泰人(Sauromatae)。萨乌洛马泰人的妇女保持着亚马逊人的习俗,继续骑马、打猎,和她们的丈夫并肩作战,杀敌保家。她们还有个颇具亚马逊特色的婚姻习俗:没有在战斗中杀死过敌军男人的姑娘,不能嫁人。这个条件太硬,以至于有些萨乌洛马泰女人终身未婚。

 

7.jpg

“我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已经绝望了”


这不完全是神话——来自考古学的证据


       为什么说希罗多德《历史》中这段关于亚马逊人去向的叙述是连接神话和现实的桥梁呢?因为在希罗多德的时代,所谓“历史”,是由民间传说、神话以及事实交杂而成的一个混合体。所以,《历史》中的这些关于亚马逊人的描写很可能包含了真实的历史事件。如斯基泰人、萨乌洛马泰人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族群,只是这些族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希罗多德说的那么简单而浪漫。同样说斯基泰语的萨乌洛马泰人,以及其后可能融合了萨乌洛马泰人血统的萨尔马提亚人(Sarmatian),在公元前3世纪后逐渐占据了斯基泰人在黑海北岸的领地。而在这些古代欧亚草原民族的领土范围内,考古工作者已经发现了大量符合希腊神话传说对亚马逊人描述的女性墓葬。随着对这些墓葬中骨骸和陪葬品的发掘与研究,亚马逊女战士隐藏在神话阴影中的面具终于被徐徐揭开,而历史的真实也逐渐暴露在世人眼前。

 

       广义上的斯基泰人可以指文化上相关联,说古伊朗语的众多游牧民族小部落组成的松散联盟,他们的领土涵盖今天的乌克兰、哈萨克斯坦、蒙古国和俄罗斯南部等。他们生活的年代约为公元前7世纪到公元3世纪,生活方式前期主要为放牧、狩猎和劫掠,后期逐渐转为定居的农耕和贸易。目前为止,考古发掘已经清理了上千座斯基泰人的古冢(kurgan,一种大型土堆墓),出土了大量的人类遗骸,以及独具特色的金器、衣物、武器和盔甲。早期的考古学家默认陪葬有武器的尸骸为男性,但现在古DNA的研究结果已经推翻了这一成见。实际上,约有1/3的斯基泰女性尸骸的都陪葬了武器。从年龄来看,其中最小的只有10岁,最大的为45岁。陪葬的武器包括矛、剑、战斧、箭袋等,还有陪葬马和马具的。许多这类女性骨骼上都能发现长期骑马和使用弓箭的迹象,也有战斗中受伤的痕迹,例如嵌在骨头里的箭头,肋骨上的剑伤,和头骨上的斧刃砍砸伤痕。这些证据彰显了此类斯基泰女性的高贵地位和战士身份。

 

8.jpg

斯基泰部落和萨尔马提亚人的地理分布(公元前600年)

图源:http://www.worldhistorymaps.info/images/East-Hem_600bc.jpg


       除了对斯基泰人的考古发现外,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欧亚游牧研究中心的考古学家Jeannine Davis-Kimball博士的工作。1990年代初,她带领一支美俄联合考古队在俄罗斯的波克罗夫卡市(Pokrovka)附近[3]发掘了150余座约2500年前的萨乌洛马泰人和萨尔马提亚人(前者的后继者,可能融合了前者的血统)的古冢。

 

       在这批墓葬中,考古工作者发现许多女性尸骨都陪葬了武器。根据骨骼测量数据推算,这些女性平均身高约为5尺6寸(167~168cm),在那个时代属于比较高大的身材。Davis-Kimball认为可能是她们高蛋白质的饮食结构——肉与奶——造就了高大强壮的骨骼和健康的牙齿。其中,272号骨骸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性,她的大腿骨呈现出长期骑马导致的弯曲形态,陪葬品的武器为铁质的匕首和装有铜箭的箭袋等。这具骨骸为后来寻找这些女战士的后裔提供了宝贵的DNA证据。

 

图片9.jpg

萨尔马提亚女人

图源:https://ktwop.com/2013/08/08/ancient-sarmatian-burial-tomb-of-noble-descendant-of-the-amazon-warrior-women-found-intact/

 

       约到公元4世纪,萨尔马提亚人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但是Davis-Kimball认为他们的遗族有一部分融入了现代的蒙古人中。她发现,蒙古的传统服饰上的花纹和装饰,以及所使用的弓箭都和考古发掘出的萨乌洛马泰人和萨尔马提亚人的陪葬品十分相似;并且,这些黑发黑眼的人的后代中偶尔也会出现金发碧眼的孩子。在当今蒙古国西部山区[4]一个依然保持传统生活习俗的哈萨克族部落里,Davis-Kimball找到了一个长着金色的头发的9岁小姑娘——Meiramgul。按照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描述,亚马逊人有些也长着金色的头发。所以Davis-Kimball认为,Meiramgul这不同于她亲属的发色也许暗示了来自萨乌洛马泰人/萨尔马提亚人基因的延续。令人惊喜的是,线粒体DNA检测结果还真的证实了Meiramgul和上文中女性骨骸272号之间存在亲缘关系。她的女性祖先是古代的萨乌洛马泰人/萨尔马提亚人。

 

10.jpg

Meiramgul(9岁,哈萨克族,蒙古国)

图源:http://www.pbs.org/wnet/secrets/amazon-warrior-women-background/1466/

 

       那么,欧亚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女性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亚马逊人的原型的呢?这要从公元前7世纪,希腊人开始在黑海沿岸建立殖民地说起。在那里,他们也许亲眼见识到了和希腊妇女完全不同的游牧民族妇女,也许还从种种渠道听闻了来自遥远东北荒野的骇人传说。

 

       在严酷的欧亚大草原上生活的古代游牧民族,为了维护赖以生存的牧群,总是在逐水草而居。永无休止的狩猎、劫掠、征伐,要求他们中的所有人——不分男女——都必须积极合作,共同度过致命的难关。为了部落的生存,女孩也要从小接受训练,参加狩猎与战斗。游牧民族的弓较小,但是很有威力。因此,一个从小接受骑乘马匹和使用弓箭训练的女人,在实战中也可以达到不逊于男人的速度和力量。骑马加上射箭,造就了他们部落里性别较为平等的关系。

 

       在古希腊这个父权社会中,妇女就是希罗多德《历史》里亚马逊人所描述的那些相夫教子深居简出的“弱女子”。可以说,古希腊人第一次见到那些骑在马背上挥舞兵器的女性形象时,应该是宛如被雷劈到一般吧……这些彪悍的女性,很可能在劈裂了古希腊人三观的同时也凿开了他们的脑洞,于是亚马逊人的传说开始生根发芽,并疯长成了古希腊神话似锦繁花中美艳妖异的一支。但是,在这些神话传说中,无论亚马逊人是如何的集力量、勇气与美貌与一身,最终都会惨死在古希腊英雄(都是男人)的手下。叙述亚马逊人的故事并非只是为了茶余饭后的消遣。古希腊人用这种不断出现的故事主题来暗示自己的妇女:“你们要做一个‘好女人’。不然的话,就会像亚马逊人一样,死得很惨哦~~”

 

11.jpg

阿喀琉斯杀死彭忒西勒亚(古希腊花瓶,约公元前540年)

图源:https://www.pinterest.com/pin/112519690660962607/

 

Happy Ending

 

       这就是神奇女侠背后的亚马逊女战士一族的来历。曾经盛开在欧亚草原上的战斗民族,不仅仍然活在光怪陆离的想象世界里,也通过真实的考古发现走出了神话的迷雾。话说,我们中国人祖上和北方的游牧民族也有过不知多少次的血统融合。既然现代的蒙古国小姑娘Meiramgul能和古代纵横欧亚草原的女战士存在亲缘关系,那么坚持阅读到这里的你,身体里是不是也可能流淌着传说中亚马逊人的血液呢?

 

       最后,笔者要强势插入预告:今年夏天,笔者的考古队友们将赴境外开展考古发掘项目。其中一个发掘地点就在蒙古国境内的后杭爱省。这一趟蒙古之旅会发现什么呢?笔者当然不知道,但是特别地期待。对,其实本文就是个软~绵~绵~的广!告!软!文!感谢大家耐心看到这里。别关网页,下面还有彩蛋。

 

————我是“你问我答”的彩蛋分割线————

 

       Q:传说中亚马逊人为了射箭和投掷标枪切掉右胸。这是真的吗?

 

       A:当然不是。你看,明明古希腊艺术作品中展示的亚马逊人都有两个胸……再说了,在古代那么凶残的环境下,受伤后极其容易感染身亡,谁会蠢到没事在自己身上挖一大块肉?

 

       Q:亚马逊人居然只要女儿,嫌弃儿子。送还给孩儿他爹也就算了,居然还会把他们扔掉或弄残?实在太没有爱心了。

 

       A:在传说中,亚马逊人对儿子相当无情。看起来还真是一群超级不负责任的娘亲啊!但事实是,在古代游牧民族中普遍存在一种寄养习俗,就是把儿子送到其他部落去抚养,用这种方式来绑定和其他部族的关系,建立友好合作,签订盟约。这种游牧民族部落之间互送寄养的习俗可能衍生出了亚马逊人把生下的男孩送回夫族的传说。至于残害男孩,考古学上至今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Q:我们还是聊聊天堂岛吧?毕竟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A:在希腊神话传说中,亚马逊人居住的岛屿叫“阿瑞斯之岛”或“亚马逊人之岛”。在古希腊诗歌《阿尔戈英雄纪》[5]中,伊阿宋等故事主人公曾在这座岛屿上停靠,并且发现了神庙和祭坛的遗迹。他们认为亚马逊人出征之前在那里举行仪式,祭祀马牲。这座岛是真实存在的,现在名为吉雷松岛(Giresun Island),属于土耳其,是离黑海东南岸约1.2公里的一座面积约为4公顷的小岛。现代的土耳其考古学家们在岛上发现了从古希腊到罗马时代的各种古迹。可能在公元前6或5世纪,希腊殖民者曾占据过这个岛,然后这个岛就开始出现在了希腊人的神话世界中。不过当然啦,究竟传说中的亚马逊人有没有在这个岛上生活过,并没有可靠的证据。我觉得天堂岛和吉雷松岛的关系,大概就像金庸小说里“桃花岛”和浙江省级风景名胜区桃花岛,以及《西游记》里的“花果山”和广泛分布于我国河南、山东、江苏、四川、福建等地的旅游胜地花果山的关系……一样吧……不过吉雷松岛已经积极开展了亚马逊人文化之旅,有兴趣的各位可以自行前往探索。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友情指路:https://www.tripadvisor.com/Attraction_Review-g781291-d3912711-Reviews-Giresun_Island-Giresun_Giresun_Province_Turkish_Black_Sea_Coast.html)

 

12.jpg

吉雷松岛(Giresun Island)

图源:https://tr.wikipedia.org/wiki/Giresun_Adas%C4%B1

图片13.jpg

“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注释:


       [1] Amazon在很多已出版的古希腊文本的中文译本中翻作阿玛宗人或阿马松人。

       [2] 记录了特洛伊战争,相传由古希腊盲诗人荷马写成。

       [3] 位于俄罗斯境内,靠近哈萨克斯坦边境。

       [4] 这个地区和我国新疆的阿勒泰市接壤。

       [5] 公元前300年的阿波罗•尼奥斯的版本,诗歌中故事发生时间在特洛伊战争之前。

 

拓展阅读:


       1.[古希腊]希罗多德. 历史[M]. 徐岩松, 译.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2007

       2.Davis-Kimball, J. & Behan, M. Warrior Women: An Archaeologist’s Search for History’s Hidden Heroines [M]. New York: Warner Books, 2003.

       3.Mayor, A. The Amazons: Lives and Legends of Warrior Women across the Ancient World [M].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6


相关视频:


“Secrets of the Dead (S04E06, US): Amazon Warrior Wom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DzTaJPvdcM)

 

(文稿来源:科技考古室;文稿校对:周立刚;文稿审核:刘海旺) 

 

分享到:0
版权所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电子邮箱:hnkgyjy@126.com   邮政编码:450000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陇海北三街九号
Copyright © www.hnswwkgyjy.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4439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288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