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址保护
城阳城遗址
发布人:郭洋 牛维 发布日期:2016-12-28 浏览次数:449 次

1.遗址概况

       城阳城遗址位于河南省信阳市北25千米处,西部紧邻107国道,京广铁路从遗址中部穿过。行政区划上隶属信阳市平桥区城阳城址保护区。遗址坐落在淮河上游左岸的一处土岗上,地势西高东低,起伏不平,十字江从遗址西部、北部蜿蜒流过。

       城阳城遗址主要包括城阳城、太子城、墓葬区等三部分,总面积7.5平方千米左右。城阳城位于遗址东部偏北,为遗址的核心区;太子城位于遗址东北隅,扼守淮河要道;墓葬区位于城址西南岗地和东南高地,绵延3千米余。三个部分组成完整、内涵丰富的城阳城遗址区。遗址地理坐标西南为东经114.026244°,北纬32.346697°,东北为东经114.083182°,北纬32.373074°。遗址区海拔高度70~100米。

 QQ截图20161225101737.png

 图一 城阳城遗址位置

       (1)城阳城

       城址现存部分平面近长方形,地势西高东低,可分内城、外城两部分。内城分南、北两城,平面呈曲尺形。以城壕为界的内城总面积0.9平方千米左右,北城较南城大。

       外城由南三城墙(外墎墙)、十字江与淮河故道圈定的区域组成,面积约4平方千米。南三城墙位于南城外东部、邱庄以东,残长1030米,墙垣自西向东渐薄,有的墙垣两侧发现有护坡,至墙垣东端则为淮河故道。

 QQ截图20161225101801.png

图二 城阳城遗址组成部分

       (2)太子城

       城址平面呈长方形,西、北两面临十字江,东西宽150米,南北长270米,墙基宽20米,墙体保存较好,最高处高达9米。以外壕沟为界的城址总面积0.1平方千米左右。

       (3)墓葬区

       墓葬区由两部分组成:西南岗墓葬区与郭楼墓葬区。

西南岗墓葬区呈东北-西南向分布在城阳城址西南400米的高岗上。这一带分布有几十座大型楚国贵族墓葬,总面积2.5平方千米左右。

       郭楼墓葬区是2016年以来的新发现。位于城址东南部的郭楼村南部,总面积约3万平方千米。

 

2.遗址性质

       城址位于淮河上游北岸的土岗上,地势较高,十字江从城址西部、北部流过。城阳城的建立是楚国经略淮域的重大举措,在楚国“立足江汉,封畛淮汝”,乃至问鼎中原的霸业中,城阳城是重要的军事重镇。

       战国早期越灭吴之后,自春秋中期以来吴楚在淮河流域拉锯、争夺的局面结束,楚国开始独霸淮域200余年。考古发现表明,城阳城外城墙在此时扩建:东至淮河,北接十字江,气势磅礴,总面积182万平方米。

       此后200余年间,即使在战国晚期,楚国历经垂沙之败,尽失南阳盆地与方城内外的大片领土,及至郢都被秦军攻破,楚国都一直牢牢控制淮域的大部分地区。

       公元前278年(顷襄王二十一年),秦国大将白起攻破郢都,烧楚先王墓,楚国经营数百年的江汉腹地被秦所占。楚顷襄王“兵散,遂不复战,东北保于陈城”,即郢陈。

       “秦果举鄢、郢、巫、上蔡、陈之地,襄王流揜于城阳。”(《战国策·楚策四》)秦军拔郢之后,楚顷襄王“东北保于陈城”之前,曾在城阳城停留,将其作为临时国都,纳庄辛“亡羊补牢”之谏,以图东山再起。

       南北朝时期,梁魏在此地反复争夺,也是一处重要军事重镇。《隋书·地理志》:城阳县,旧废,梁置,又有义兴县。后魏置城阳郡,梁置州,东魏置西楚州,后齐曰永州。开皇九年废,入纯州,十八年改义兴为纯义。大业初,州县并废入焉。

 

3.历史沿革

       相传西周末年,申侯筑太子城以居公子宜臼。公元前770年宜臼在申伯侯的帮助下,联合犬戎击败周幽王,太子宜臼即位,即周平王。

       公元前516年,楚昭王在太子城南筑建军事重镇负函城,有“背负河山,函盖中原”之意。它是楚国北方军事重镇,南靠边关山,北接中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楚国著名的地方军队申、息之师的驻扎地之一。

       战国时期,负函更名为城阳,是当时楚国淮河上游的军事重镇,北攻东进的军事据点。

       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破楚国郢都,楚顷襄王“流掩于城阳”,并把城阳作为临时国都。楚顷襄王从赵国请回庄辛,采用庄辛“亡羊补牢”之策,收复大片失地,使楚国历史又延续55年。

       西汉时期,设城阳县,属汝南郡。公元前196年,汉高帝封奚意为城阳侯国,东汉废,南朝梁复置。

       魏晋时为纪念楚顷襄王在此建都,将城阳城改为楚王城。

       南北朝时期,公元479年,北魏在此设城阳郡,北齐改置永州,城阳郡亦改属永州管辖。

       隋唐时期,公元616年,隋朝废城阳县,设义阳郡,其政治经济中心亦南移至今信阳市区。自此城阳城址在建制上退出历史舞台。

       2001年6月25日国务院把城阳城址列为全国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4年12月27日城阳城与原属长台关乡分离,城阳城址保护区成立。辖马营、王厂、苏楼、邱庄四个行政村,25平方千米。

 

4.遗址大事

       (1)1963年6月,城阳城(当时称“楚王城”)被确定为第一批河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 2001年6月,城阳城址被确定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 2013年5月,国家文物局、财政部下发《大遗址保护“十二五”专项规划》(文物保发〔2013〕11号),城阳城址被列入 “十二五”专项保护150处大遗址名单之中。

       (4) 2013年12月,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公布第二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和立项名单的通知》(文物保发〔2013〕19号),其中“城阳城址考古遗址公园”被列入立项名单。

       (5)2016年10月,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印发<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的通知》(文物保发〔2016〕22号),城阳城址被列入“十三五”专项规划大遗址名单。

 

5.考古工作历程

       5.1城阳城

       (1)1958年春,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对城址进行调查。

       (2)1981年,河南省“四有”学习班信阳地区组在城阳城址进行实习,全面地对古城地貌、城墙、墓葬进行了勘查,基本掌握了城阳城址的概况。

       (3)2009年2月至3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城阳城址进行了初步调查,在西城墙缺口处进行了试掘,布设TG1。因资金原因,城壕部分仅清理1.4米深,未清至底部;城墙部分仅清至夯土,未向下发掘。

       (4)2011年

       A. 2011年4月-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城阳城址进行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取得了重要收获。基本搞清了城址范围与城内外遗存分布。

       B. 2011年11月至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北城墙、南三城墙进行发掘。在北城墙西段、南三城墙东段,分别布设2条探沟——TG2、TG3,以了解城墙的年代、结构与建筑方式。    

       (5)2012年

       2012年3月至8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西出口、西城墙北段、北二城墙、南一出口布设TG4、TG5、TG6、TG7等4条探沟,在南城文化层1处布6×10的探方1个、城外东南10×10的探方1个。发掘面积400平方米。

       (6)2013年

       A. 2013年3月至8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城阳城内城外南部进行了考古勘探,搞清了该区域文化遗存的分布。同时,对南、北城发现的文化层进行了小规模发掘,对城内3处文化层进行发掘。发掘面积600平方米,搞清了文化层的年代与性质,为城址布局、变迁等研究提供基础材料,为城址保护规划实施提供考古依据。

       B. 2013年5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完成《信阳市城阳城遗址考古工作计划(2011-2030)》修订。4万多字。

       C. 2013年5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完成《城阳城遗址公园文物影响评估报告(2011-2030)》。5.6万字。 

       D. 2013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完成对南北城的实测,实际测量面积90万平方米。

       (7)2014年

       A. 2014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城阳城遗址西门口、K1、夯土基址2等处进行发掘,发掘面积1190 m2。

       B. 2014年3-4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西南岗墓葬区M10-M13以及南三城墙进行了重点勘探,同年8月,将勘探资料整理完毕交与城阳城址保护区。

       C. 2014年7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完成宫殿区低空摄影测量。

       D. 2014年10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协助完成城阳城址博物馆1号展厅陈列设计。

       (6)2015年

       A. 2015年4月至6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了夯土基址1、南北城相交处、东出口等处,发掘面积388 m2。

       B. 2015年5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完成城阳城址附近72平方公里低空拍照,拟生成大范围数字高程模型,并为即将开展的区域系统调查准备材料。

       C. 2015年10月至2016年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了南北城相交处,发掘面积610 m2。 主要搞清了南北城的建造顺序,即北城建造年代应晚于南城。

       D. 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了西南岗墓葬区八号墓,取得了重要收获。

       5.2太子城

       2011年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为实施“信阳地区先秦城址考古学调查”这一课题,对太子城进行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取得了重要收获。

       5.3墓葬区

       (1)1957年3月,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在西南岗墓葬区发掘了一号楚墓,出土文物903件。

       (2)1958年春,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在一号墓东10米处发掘了二号墓,并对城阳城址进行了调查,对楚墓区所在的南北长5千米的土岗进行了勘探。

       (3)1984年,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在西南岗墓葬区发掘了三号墓,随葬品已被盗空。

       (4)1991年春,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在西南岗墓葬区发掘四号墓。墓早年被盗,只出土残破的木瑟等文物。

       (5)1999年11月,信阳市文物处在西南岗墓葬区抢救清理了五号墓,出土了青铜剑、戈等文物。

       (6)2000年12月,信阳市文物处在西南岗墓葬区抢救清理了六号战国墓,出土文物约200件。

       (7)2002年10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信阳市文物管理局联合抢救发掘了西南岗墓葬区七号战国墓,出土文物约700件。

       (8)2005年3月,信阳市文物管理局在墓葬区发掘了九号墓,出土青铜编钟以及钟架、鼓座、木瑟等。

       (9)2011年5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八号墓进行了考古钻探,搞清了墓葬的平面分布与墓葬大体结构。

       (10)2014年3-4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M10-M13进行了重点勘探。

       (11)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城阳城址八号墓进行了考古发掘。

       (12)2016年3-4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郭楼墓葬区被盗墓葬及其周围进行了考古勘探。5月,编制完成考古工作计划和发掘申请,并报国家文物局。

       6-7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了M16、M17、M18。至10月底,M16、M17发掘完毕,M18尚未发掘完。

 

6. 主要收获    

       6.1调查与勘探发现

       (1)搞清了内城城墙、城壕的走向、宽度,基本确定了城址范围。外城仅大致搞清了南墙的部分走向。

南、北两城的各段城墙、城壕首次勘探中即被确认,各段城墙保存状况不一,以西城墙南段与南一城墙西段保存最好。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南三城墙的发现和确认。该段城墙位于南城外东部、邱庄以东,残长1030米,墙垣自西向东渐薄,有的墙垣两侧发现有护坡,至墙垣东端则为淮河故道。

       勘探发现,城墙依地势修建,以防守为要务。以北一城墙为例,地势西高东低。该段城墙夯土不连续,东部夯土最厚1.9米,自东向西夯土渐薄,至西端则不见夯土。这表明,北城墙的修建充分利用了原有地势,地势高处无需或很少夯建,地势低处则使用夯土防固。南一城墙则稍有不同。该处城墙,地势西高东低,落差较大,但是即使西部地势最高处的夯土也较厚,保存下来的城墙也较东部好。究其原因,则可能是南一城墙外围地势平坦,防守难度大,而北一城墙外围临近十字江,防守难度小。因此,城墙修建过程中不仅利用了原有地势,也充分考虑了防守的需要。

       (2)城壕与城内发现的灰沟相互贯通,宽23~55米。西城壕的南、北两段并未直线汇通,而是折而向西25米处汇通,借助地势向西北下泄。

       (3)基本搞清了城外东部 、东南部遗存的大体分布。相比城内遗迹的单一,南、北两城的外围却发现较丰富的文化遗存,集中分布在北城的北部、东北部与东南部。城址东部由于被现代村庄占压,无法钻探,可能也是造成没有发现遗存分布的原因。

       (4)确认内城5处城门,分别为西出口、东出口以及南一出口、南二出口、南三出口。

       (5)初步搞清了内城的排水系统。城内发现9条相互贯通的灰沟,与城壕相通。其中G3将南、北两城分开,北城东部发现南北向的G1,北部打破北城墙形成“北出口”,南部与G4相通,向南从南二城墙下穿过,与南二城壕及东二城壕相通。南城东部由数条灰沟将该处分割成南、北两片相对独立的区域,其中北片由G3、G5、G9、G8组成,夯土基址3位于最北端。南片由G6、G7、G8、G9组成,面积较大,内部不见文化层。

       (6)南城东北部发现两块大型夯土基址,总面积超过7300平方米。平面形状不规则,外侧多有灰沟围绕,基址之间不见叠压打破关系。夯土基址1位于南城西片北部,平面形状不规则,东部中间有未夯空隙。基址坐落在一处高台上,北部稍高,向南渐低。东部隔G5与夯土基址3相望,北部亦分布有灰沟,凸显其重要性。基址东西最宽100米,南北最宽123.2米,面积达6500平方米。夯土为红褐色,致密,含少量红烧土颗粒,厚0.7~0.8米。

       (7)城内发现3处面积较大的文化层。总面积超过6万平方米,2处位于北城,1处位于南城。文化层皆发现于耕土层下,厚20~40厘米,灰色,土质疏松,包含较多的碳粒、烧土及少量陶片等。

       (8)内城范围内发现有少量的灰坑,墓葬。6个灰坑零散分布在南城南部、北城西部等区域。

       (9)相比城内遗迹的单一,南、北两城的外围却发现较丰富的文化遗存,有灰坑、灰沟、陶窑、文化层、夯土基址、房基等。这些遗存集中分布在北城的北部、东北部与东南部。

       6.2发掘收获

       (1)搞清了城墙的年代与建筑方式

       西城墙的发掘表明,城墙依地势而建,先修整土岭,开挖至深褐色生土,然后将粘硬度很大的深褐色生土掺杂白土、灰白土,分块、分层夯筑。夯层结构紧密,厚0.1米左右。护坡中出较浅的褐色绳纹板瓦,当不晚于战国晚期,或可早到战国中期。北一城墙的年代与之相当。 

       (2)外城墙确认

       TG3的发掘可将外城南部城墙(南三城墙)确认为夯土墙垣,夯层厚墙垣夯层为黄白、黄褐土相杂,致密,较为纯净,厚0.06~0.35米,均厚0.08~0.1米。墙垣上口宽7.4米,下口宽11.8米,厚0.28~0.95米,平均厚0.6米左右。靠北侧的墙垣底部发现打破下层夯土及生土的夯土坑,墙垣南北两侧都发现有护坡,其中南侧护坡保存较好,北侧护坡被灰沟打破,保存较差。南护坡处生土下切,人为迹象明显,彼时先将地面下挖0.45~0.8米,之上再修建护坡,工艺较为先进。外护坡出有鬲、豆等陶器残片,其年代不晚于战国中期。南三城墙的确认使原来曲尺形的城址平面变为近长方形,扩大了城阳城的范围与面积。

       (3)南、北两城夯土墙确认

       考古勘探并未在两城交界处发现城墙。北二城墙TG6的发掘表明,该处仍然存在夯土墙垣,夯层厚度与夯土颜色较其余城墙并无二致,只是硬度较小。该处墙垣功能分区的作用应该较防御作用强。

西城墙及北二城墙等处探沟的发掘可将城墙的夯建及使用年代推断为不晚于战国晚期,而北二城墙探沟的发掘也可将南、北两城的分界确定为夯土墙,只是该处夯土的硬度稍弱,可能该处城墙更多地起着功能分区的作用,而非防御。

       (4)南北两城建造时序

       依目前层位来看,南城的东一墙要早于北城的南二墙,因此可推断南城要早于北城。两者城墙夯土中出土遗物少,很难依出土物判断年代早晚。

       (5)墓葬区

       先期的调查工作表明,城址可能为东周时期的重要军事重镇。相关学术研究已将城址考证为楚顷襄王郢破之后“流掩”的都城——城阳城(黄盛璋,1960)。

       从20世纪50年至2005年,西南岗墓葬区共清理了8座墓葬,奠定了城阳城遗址文物保护的基础。

       (1)墓葬区的发现,是战国时期楚文化的重要发现。

       (2)西南岗墓葬区的发掘与研究,对于了解与复原该地区东周时期的历史以及佐证“城阳城”,起了重要作用

       (3)八号墓虽然被盗严重,仍出土一批精美文物,如彩色髹漆竹席、长柄矛、耳杯、案、几等漆木器。特别是墓主人全身敷裹的衣衾等织物,是信阳地区乃至河南全省,战国时期楚墓的首次发现。在全国楚文化墓葬中,这样完整织物的发现也十分罕见。   

       (4) 郭楼墓葬区是本次考古工作的重要收获。这一墓葬区的发现,丰富了我们对城阳城址布局的认识。以往发现的墓葬都集中在城址西南岗地,且多为战国中期楚国贵族墓。郭楼墓葬区位于城址东南,紧邻淮河,多是中小型墓葬,不带墓道。以M16、M17为例,墓葬形制、尺寸以及出土遗物的数量和精美程度都较西南岗墓葬逊色很多。这种差异或许暗示了郭楼墓葬区墓葬级别应较西南岗墓葬低。

       6.3 配合文物保护工程及遗址公园建设收获

       (1)工作理念转变。十二五期间,城阳城址考古工作从原来学术研究为主、配合文物保护工程为辅,到坚持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配合文物保护工程和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考古工作者的角色发生了较为深刻的变化,大遗址考古与保护的理念进一步深入人心。

       (2)为大量文物保护工程及遗址公园建设项目提供了详细的考古依据。先后参与的工程项目有编钟广场建设、南三城墙保护方案、西南岗墓葬区墓葬本体保护以及太子城遗址保护方案等。

 

 

分享到:0
版权所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电子邮箱:hnkgyjy@126.com   邮政编码:450000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陇海北三街九号
Copyright © www.hnswwkgyjy.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4439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288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